鼓樓法院民庭法官楊光焰
  南京鼓樓法院有這樣一位“怪法官”。他在為辦理民事案件中琢磨出一套軟硬結合的“獨門怪招”,一年結案1000多起,而且當事人反映普遍良好。他就是鼓樓法院民庭的法官楊光焰。
  A 辦案中琢磨出一套“獨門怪招”
  已從事審判工作28年的楊光焰,原先是南京下關法院的法官,隨著下關區被合併到鼓樓區,他隨之成為新成立的鼓樓法院法官。他原先是一名刑事法官,2007年起擔任下關法院“速裁組”組長。速裁組的案子大多是婚姻家庭糾紛,事情都不大,但卻十分瑣碎。此類案件的處理,講究“快刀斬亂麻”,既節約寶貴的司法資源,也節省當事人的時間。
  但是,“快”並不意味著“糊弄”,如何做到“既快又好”,一直是楊光焰孜孜以求的。為此,他反覆琢磨,逐漸發展出了一套“獨門怪招”。
  第一怪招:“放低姿態拉近距離”
  楊光焰的第一個動作,是先從“姿態”上對自己進行改造。“在被調到速裁組前,我是刑事法官,面對被告人很有威嚴,但做民事案件之後,我發現這樣子不行。”楊光焰說,中國人有“恥訟”的傳統,面對官司,心理壓力都挺大。尤其這種婚姻家庭糾紛,本來就是“家醜”,如果法官再虎著臉,當事人就更感壓抑。
  於是,一些“奇怪”的場景出現了。有同事看到這邊廂正開著庭,他卻突然宣佈休庭,接待剛來的當事人;還有同事看到楊光焰竟扇著扇子開庭,休庭期間楊光焰站在法庭門口和當事人說說笑笑。
  其實,突然休庭是因為速裁的案子多,當事人多,有的當事人只需交代幾句話就可以了,暫停5分鐘去接待一下,可以節省他們大半天的等待時間;而扇扇子是因為天熱空調壞了,楊光焰將法庭里僅有的一臺風扇對著當事人吹,自己就只能扇扇子。至於說說笑笑,目的就是讓當事人放鬆緊張敵對心理。怪雖怪,但事實證明,這種做法的確拉近了法官與當事人的距離,一下子讓他們放鬆下來了。
  第二怪招:“讓當事人出局”
  俗話說,當局者迷。放低身段,只能拉近法官與當事人之間的距離,卻無法讓身為“當局者”的當事人,對自己所身處的利益迷局有清醒的認識。對此,楊光焰陷入了沉思。既然“當局者”容易“迷”,為何不能讓當事人從“局外人”的角度觀察類似的案件呢?想到這裡,楊光焰有一種恍然大悟的感覺,於是,又有一些“奇怪”的場景出現了。
  有人看到,楊光焰對好幾個案件的當事人進行集中溝通,然後讓這些當事人一起旁聽庭審。對此,楊光焰說,讓當事人旁聽與他們的案子相似的案件,感受下別人家的那些矛盾,能讓他們對自己的婚姻和案子有更清醒的認識。
  B “怪+硬”練出“全國辦案標兵”
  在講究嚴肅的法律工作中,這些“怪招”看上去不太美,但效果卻驚人。有的當事人聽過別人的案子,立馬就對自己的情況有了清醒的認識,聽完就撤訴了,這比法官喋喋不休半天效率要高出很多倍。當然,“怪招”只能作為輔助手段,對於實打實的案件,楊光焰和他的團隊還自創了“硬招”——“4+1”工作模式,對案件審理和文書寫作的時間進行精細化管理。
  所謂“4+1”,就是一周中用4天時間“集中火力”審案,另外1天“集中火力”製作文書。審案時,楊光焰把上下午再細分為4個時間段,並把類型相似的案件安排在一起開庭,一天最多可以開6個庭。“怪招”和“硬招”結合起來,使得楊光焰的工作效率極高。一年下來,楊光焰竟然結案1000多起,占法院民事案件總數的一半,而且當事人反映普遍良好。因為這一突出的工作成績,楊光焰榮獲全國辦案標兵稱號,並榮立個人一等功。
  C 對“硬骨頭”他卻善於“慢熬”
  看了上面的文字,如果你認為楊光焰是個“好欺負”的法官,那你就大錯特錯了。對於一些“硬骨頭”,他從不畏懼,也不追求“速裁”,而是把握火候“慢慢熬”。去年,楊光焰經手的一起離婚案件,就充分體現了這一點。當時在庭上,女方拿出了一份申請購房的證據,上寫“喪偶”,以證明她買的經濟適用房和男方無關。男方的父親一看氣壞了,“你為拿到經適房的購買資格,居然偽造喪偶證明,這不是咒我兒子死嗎?”女方父親聽了頂了一句,“早該死了。”
  話音剛落,男方父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從座位上衝過去,一拳砸在了女方父親的鼻子上,頓時血花飛濺。見此,楊光焰反應也極快,立馬擋在女方父親身前,防止事態擴大,並宣佈休庭。庭後,楊光焰認為,事態看似棘手,但如果處理得好,完全可以化被動為主動。因涉及到作假取得經適房問題,楊光焰先把房產糾紛移交紀委調查。男女雙方見此氣焰都矮了半截,對子女撫養權問題都開始冷靜對待,這個問題遂得到妥善處理。
  繼而,楊光焰開始處理男方父親打人並擾亂庭審秩序問題,將其送往拘留所。因其有高血壓拘留所不收,楊光焰告訴他,現在不收你不代表以後不收你,同樣的話,他也對女方的父親講了。過了一陣子,楊光焰再次將男方父親送往拘留所,並帶著女方父親一同前往。這次,女方父親親眼見到對方因高血壓再次被拒收,相信楊光焰沒有作假袒護對方。“你如果積極賠償取得諒解,拘留措施並不是非得執行不可,否則你什麼時候血壓降下來什麼時候進去。”見此,男方父親終於服軟,對女方父親進行了積極賠償,問題最終得到瞭解決。
  通訊員 中苑揚子晚報記者 羅雙江  (原標題:“怪法官”辦案有套“獨門怪招”)
創作者介紹

保齡球

wr86wrtqh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