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日,被稱為“最嚴”的湖南“限宴令”—湖南省紀委9月17日印發的《關於黨和國家工作人員操辦婚喪喜慶事宜的暫行規定》,將正式實施。該規定首次對黨和國家工作人員操辦婚喪喜慶事宜作出了具體詳細的規定,極具操作性。(10月28日《人民日報》)
  湖南省紀委下達的一紙“限宴令”,立馬引起不少人的議論,這次範圍擴大到國家工作人員。對此持保留意見的人認為,婚喪嫁娶是私人範圍的事情,這也要管,是不是有手伸太長之嫌。此外,也有聲音認為真要達到權錢交易,即便不在酒桌上,還有其他的“廣闊空間”。
  “限宴令”作為湖南省紀委的動作,應該說是有其良苦用心的。在八項規定等新風之後,我們還是看到有些基層幹部不拿禁令當回事。河北鎮黨委書記因豪華嫁女被撤職,北京某村副村長為兒擺婚宴“享受國家級待遇”。這些案例的發生,雖說不一定具代表性,但是至少說明類似的宴請還是存在的。
  到現在為止,中國還在人情社會的擺渡中。而婚喪嫁娶中利用人情客往的掩護,暗地裡用金錢來夯實人情關係的現象已不是少數。就拿這次湖南“限宴令”新規實施在即,就有媒體報道有很多幹部迫於壓力搞突擊辦酒。說白了,還是對於自己手中那點小小權力能變現的實惠念念不忘。
  在這樣的前提下,“限宴令”就很有必要存在。有人會說一紙禁令有啥用,還不是“風口期、觀望期、解禁期”的老路子。這話有點道理,如今”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不是沒有可能。但是就婚喪嫁娶這些大事來說,由於場面大、人數多,主辦者要想砌出不透風的牆,可能性不大。現在國家工作人員不管是愛惜羽毛也好,愛惜官帽也好,都對檢舉揭發是怕得要命。如今“限宴令”白紙黑字說得清楚,就更有震懾力。如有碰觸紅線,對照起來,按章處理就是。
  把“限宴令”的範圍從領導幹部擴大到工作人員,很多人認為這是是“官員犯病,大家吃藥”。現實生活中,婚喪嫁娶的熱鬧程度往往和官銜等級成正比,這不假。但有不少公務員是報著“縣官不如現管”期許,當然這並不是在做有罪推定,但我們又不可小覷那些手握糖衣炮彈的投機分子其敏銳的嗅覺。“限宴令”一齣,也能給公務員一個正當回絕對方的理由。
  “限宴令”類似的規定早已經有多個版本,很多人擔心,現在高壓線架得不少,但是忌憚的人好像不多。面對條例落地的也尚有距離,但聊勝於無,在酒桌和車輛數,以及直系旁系都有約束的背景下,“限宴令”堪稱最嚴。不過對國家工作人員來說,嚴於律己恐怕是應有之義吧。
  文/謝偉鋒  (原標題:別誤讀了“限宴令”這部好經)
創作者介紹

保齡球

wr86wrtqh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